mg游戏平台> 集团动态 正文

【广电故事】地下室里的螺丝钉

2020-09-11 08:55:49 来源:广电服务中心 作者:叶勇

炎炎夏日,一踏进办公楼,习习凉风在敞亮的大厅里无言地展示着自己的存在感,很爽,很惬意。但是,两年前刚到服务中心动力科空调班组工作那天,环顾了一下自己工作环境的我,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职业生涯将从广电大院的地下室开始。狭小的值班室,透过玻璃可以看到轰鸣的机组,一组组水泵和交错的管道。同事们见怪不怪地向我介绍各种设备,讲解值班的要求,根本没在意我有啥想法,只留下一句话:不急,很快就会习惯了。

空调运行管理工作是枯燥和寂寞的。我和同事们实行16小时值班制,每天要巡查若干遍、做好值班记录。想到现在仅仅是个开始,以后得干上几十年,心里总是闷闷的。周边同事们的语言功能似乎也都退化了。班长董理人看看我笑了:“干这一行的都这样,噪音这么大说话也不方便呀。”我听着机组发出的噪音,动了下嘴把话咽了回去。董师傅坐下来,似乎自言自语地说:“我是1992年来广电干这一行的,那时年纪还没你大。以前的值班环境根本没法想象,改造了好多次,现在已经算很好了。”

比起值班的艰苦环境,更让人担惊受怕的是恶劣天气。2012年8月8日,台风海葵正面袭击杭州,班组早早就进入临战状态,加固楼顶冷却塔,疏通地下室下水口。本以为万无一失,没想到呼啸的12级大风让整个城市一片狼藉,激增的雨水和树枝等垃圾伴着阵阵恶臭涌进了排水口。毫不夸张地说地下室都能撑起小船了,水位再上涨就要触碰到配电柜的安全线!所有人忙着疏通排水,马建洲师傅干脆撩起袖子用手直接掏垃圾,胳膊被划出了血丝,他却丝毫不在意……几个小时后,水位才慢慢降下去。配电柜保住了,大院制冷丝毫未受到影响,灯火通明的办公室里的人们,压根儿不知道这里曾发生的一切。

董师傅说:“没人知道就对了,你还怕别人不知道?我们做后勤的,一旦人家知道你,往往是出大故障了。”

2014年9月5日,值班室的电话响起,演播室反应制冷效果不佳。大家赶紧逐段排查分析,判断可能是冷媒水泄露引起。可是怎么排查漏点呢?大家一时犯难了。管网布满了整个制作楼,管道井黑咕隆咚,非常狭小,底下还有污水。董师傅毫不犹豫,穿上雨靴,戴上头灯,爬了进去。上边的人眼巴巴等着,脑子里想的是管道里会不会空气不够导致窒息。时间仿佛定格了。终于,董师傅满是污泥的脸露出了井口,大家松了一口气。漏点找到了,在离井口80米处,董师傅边说边露出欣慰的笑容。短短的80米,只需10秒就能跑完,但是在漆黑狭小的窨井里,却是多么的漫长。事后,有人问董师傅怕不怕,“怕啊,能怎么办,我不进去你也得进去啊。”

设备运行时间长了毛病就多,最麻烦的是楼顶冷却塔水平衡出了问题,每天都要爬好多次十层楼高的楼梯手动处理,辛苦不说,制冷效果也大受影响。终于,1号制冷机组及冷却水系统改造项目被提上了日程。与设计院对接,编制招标文件,组织招投标,春节前老机组拆卸完成、新机组也已到位……一切有条不紊。没想到,疫情来了。2020年2月1日开始,集团暂停锅炉供暖,改造项目也不得不停了下来。杭州的天气热起来快着呢,改造延期就麻烦大了。在焦急的等待中,我们联系好施工单位做好随时进场的准备。2月24日,一得到可以有序复工的通知,我们马上开工。但很多工人一时回不来,人手不够,董师傅带着我们一起顶上,将一段段管道搬到施工现场。我听到他在自言自语,“老了,腰不行了。”伙伴们有的联系设备吊装,有的协调场地周转,工程终于如期完成。4月28日试机那天,杭州已经有点小小的炎热。我们跟着董师傅检查了一遍运行情况,望着楼顶崭新的冷却塔,看着屏幕上跳动的数据,听着流畅的机器运转声,大伙儿几个月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。5月1日,在做好防疫措施的情况下,集团大院的空调可以“有条件”使用了。

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最老式的设备起步,机房建成以来共经历过四次大的改造,从人工到机械,从手动到远程,排放也越来越环保,每一次改造后大院的制冷效果就会提高一点,大院的同事就会更舒适一点。在默默无闻的保障中,董师傅他们度过了近三十年。运行在地下值班室的一颗颗“螺丝钉”,不起眼,却不可或缺。

返回mg游戏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