澳门葡京赌钱首页> 集团动态 正文

【广电故事】我的台风记忆

2021-10-09 10:05:28 来源:浙江之声 作者:洪小燕


又是一年台风季。作为浙江之声驻台州记者,每次台风登陆,总会给我留下刻骨铭心的记忆。

1997年8月18日,9711号台风“温妮”登陆温岭石塘。那天中午,刚在黄岩娘家休完产假的我,怀抱仅五个月大的女儿,带着六十多岁的老母亲,在狂风暴雨里赶去椒江做抗台报道。当时台州正在撤地设市,好多单位正在搬到椒江,我先生仍留守在临海。

那天晚上,停电停水,祖孙三人在房间里胆战心惊地听着窗外咆哮的风声。邻居家的太阳能热水器的储水桶从屋顶砸到地面,发出巨大轰响。女儿吓得哇哇大哭。老母亲白天淋湿了发着高烧,我却束手无策。

天没亮,我摸黑赶去市防指,在小区拐弯处,一阵狂风迎面砸来,踉踉跄跄的我迅速抱住绿化带上的一棵树才没被大风刮倒。

9711曾经是我记忆里最暴虐的台风,直到2019年8月10日登陆的1909号超强台风“利奇马”改变了我的看法。

从8月8日开始,我连续两天两夜驻守台州市防指,掌握面上最新动态,与三门、温岭和玉环各个点上的记者互动,并千方百计与大陈岛、西部山区等地基层干部联系,了解当地灾情和人员转移情况,指导他们用最朴实的语言描述所见所闻以及所做的工作,给听众带去一线的声音。

8月10日凌晨,“利奇马”在温岭登陆,中心附近最大风力有16级。紧接着,临海市变成汪洋泽国,全城告急。

狂风暴雨,在三门的两路记者无法进入临海。作为浙江广电集团广播主频率的浙江之声,不能没有记者进入核心区报道!作为一个经历过1997年“温妮”(在台州温岭登陆)、2004年“云娜”(在台州温岭登陆)、2005年“麦莎”(在台州玉环登陆)和“卡努”(在台州路桥登陆)等台风的老记者,此时,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:我要在第一时间奔赴最靠近核心区的现场做报道!

彻夜不眠的我,翻着朋友圈寻找机会。看到有救援队在子夜时分冒险进入大水围城的临海,我抱怨他没有带我同行。他回复说:在水流湍急的水里步行三个小时,你吃不消的!我不服气,不停地到处发私信求助。凌晨4:20,一个媒体朋友发来信息“我们准备马上出发去临海。”

天还是黑的,我们一路狂奔赶往临海。狂风仍在大作,公路边不时地有碗口粗的树被齐腰刮断或连根拔起,情景十分吓人。进入临海,马路上浸泡在水里的私家车随处可见,如同灾难大片一般在眼前震撼上演。

我们被告之:为安全起见,人员只出不进。可我是记者!经过多方争取,早上6:50,我坐上一艘马达轰鸣、不停颠簸的冲锋舟,进入一片汪洋的城区。

浸泡在水里的各类车辆,被大水包围的消防队、吉利集团临海基地和临海市政府……这些都让人无比震惊,途经的泾头项小区的积水甚至深达两米。穿越各种障碍,我和救援队想方设法靠近困境中的群众,询问他们要不要转移?家里的粮食够不够?淡水有没有储存?需要转移的群众被各方救援力量接力送往安全地点。我在《浙广早新闻》直播节目连线里播报了这些情况,也讲述了来自各地的救援队与当地军民奋力抢险救灾的场景。

一路不停涉水、换乘冲锋舟、爬军车,我总算到达银泰城附近的安全地带。为了及时赶往临海市政府新闻中心,我又换乘了一条小型冲锋舟。9:05,我抓紧时机,开始直播连线。不料才说了没几句,突如其来的一股巨浪,把冲锋舟掀翻,正在进行的直播猝不及防出现了我的一声惊叫。我掉入水中,整个冲锋舟倒扣在身上,金属的方向杆砸中我的脑门,瞬时钻心般的疼痛。

被从水里拉起来后,我顶着额头上肿起的大包,继续赶往新闻中心,参加临海市防台减灾新闻发布会,拍摄小视频,浙江之声官方微博在所有媒体中最快发布了消息。之后,我又做了三个连线报道。

频道给我下了必须休息的命令,在年轻记者赶到换防的情况下,我不得不怀着遗憾的心情离开了大水尚未消退、人们忙着自救的临海。

整个防御台风“利奇马”新闻报道中,我一共写了五十多条稿子,直播连线十五条,还拍摄了十几条小视频。我千方百计联系的爱心企业和爱心人士,捐赠了十五条冲锋舟、五辆电动车、九百多个馒头和一卡车矿泉水、方便面、软面包等物资。但我仍觉得可惜,因为受伤,在大水漫城的临海我还没有来得及采访到更生动的抗台故事。


返回澳门葡京赌钱首页